鹿叁

我想爱你啊

我以为我会好好复习,但是没有(T▽T)

就算没有sai没有PS电脑垃圾我也要用平板坚持下去!!!

不知道算不算顶风作案???(顶锅盖)

我辈草稿流(×)

快半年不动笔了,竟不知从何下笔(×)

应cp之约画个军人组www希望大佬不要嫌弃 @临策

怕被打死所以画成了沙雕漫
(划)本来是想画个带感的be来的(掉)

占tag抱歉

但这个鸟真的超级宇智波啊prprpr(/∇\*)

有没有太太想画一下呀QwQ

卧卧卧卧槽!
思、思明兄你djaibdnixjwnzyjqbswiddk。。。
(激动得昏厥倒地.jpg)

呱崽你什么时候回来呀_(:зゝ∠)_

沉迷于呱呱酱
以至于脑补了一只斑呱_(:зゝ∠)_

呱呱真的超可爱✧⁺⸜(●˙▾˙●)⸝⁺✧
每次(大早上6点)出去玩中午回来就饿坏了的样子开始次次次
现在在乖乖看书www

ps.画的巨糙
pss.有一些是用百度翻译的,如果错了emmm_(:зゝ∠)_
psss.开始把呱呱的脚脚画错了改不了惹_(:зゝ∠)_就当他在横撇叉吧(bushi

沉迷画画无心学习
明明【时间】都写完了但是懒得码上来(×

没有车,不敢在lof上造次
我还是比较怕翻车的
所以只看到第二张就好了
我觉得第三张不清真_(:зゝ∠)_

【柱斑】时间6~7

听说元旦要放假,开心地在地上打滚☆
梧桐太太的斑宝宝超可爱,大中午看的我根本就激♂动得睡不着觉(住口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6.
第403轮。

斑像是惊醒一般从地上弹坐起,死死揪住自己的衣襟大口喘息着,好像刚从湖里救上来的溺水者。

柱间呢?

“柱间?”斑的声音嘶哑,还带着微的气喘。他环顾四周,周围的陈设就像他刚来到这个地方时一样,该死的壁炉,该死的吊钟,该死的材料柜和窗帘布,还有那该死的小书架和皮革笔记。

什么都有,独独没有柱间。

他和柱间的计划被发现了,他控制不住地向后倒去,最后一眼看见的是柱间惊慌失措想要拉住他的样子。

之后发生了什么?柱间呢?

斑急急忙忙地拿下笔记开始繁复的“工作”,他急切地想要知道爱人是否还存在。

五分钟过去了,十分钟过去了,精致的人偶了无生息,没有奇迹发生。
斑的表情就像没有任何感触,但紧握到发抖的拳头出卖了他的内心。

他轻柔地抱起人偶,像对待自己真正的爱人一般。他像和柱间坐在藤椅上一样揽着人偶的肩膀翻动着封面古朴的读本,任由时间流逝。

「两位大臣的孩子相爱了,但各方势力都不去承认他们之间的情感。于是他们瞒过所有人逃离了令他们窒息的家,只余两人互相扶持,浪迹天涯。」

“你看,柱间,多老套的情节。”
没期待有人回答,斑翻过了那一页。

「……好景不长,不怀好意的长辈请人对他们下了诅咒,其中一人陷入了永远的沉睡,任再多的方法也不能唤醒,被留下来的人抱着爱人的身体陷入绝望。」

“……”
斑又翻了一页。

「上天眷顾他们。善良的女妖赐予他们由神坻制作的乐谱,在对爱人的思念与充满感情的演奏作用下,沉睡的人儿终于醒来。两人紧紧相拥,流下了喜悦的泪水。」
没想到的是,这本书的最后竟真有一张乐谱。

…呵,神坻的乐谱,多美好的童话。
……试试也无妨,也不可能更糟了。

一直放在原位的小提琴却没有任何灰尘,音色极佳。
斑将弓搭在弦上,悠扬的音乐从弓弦接触的地方跃出。他在心里念着爱人的名字,也不禁在乐曲的带动下祈祷起来。

除去工房的作用,斑的记忆力其实很好,仅仅看一遍就可以把每一个音符每一个节拍埋于心底——毕竟这是他如今唯一的希望了。
他闭着眼专心地演奏着手中的乐器。他听见永远烧不完的柴火噼啪作响,他听见吊钟的指针不停走动,他听见吱呀一声,听见急促踉跄的脚步声向他靠近。

他被人揽入怀中,他终于心安了。

7.
柱间苏醒的一瞬间内心既恐慌又期待,忐忑的心情在看见面前人的那一刻化作了泪水流下。
两人紧紧拥抱着,没有向对方陈述自己的绝望,只用手臂的力道来表达自己的感情。

他们承认,他们怕了,他们无法再失去对方一次。

之后一切似乎恢复了正常。

斑和柱间依旧在自己的回合快速地制作对方的“躯体”,却只为了能与对方多待一会儿。事实上,每次消失的一方都相当于陷入了休眠,于是相处的时候两人从来没有过困倦。

第513轮。
两人翻完了书柜里的第六本狗血小说,无聊地打起了材料柜的主意。

第574轮。
他们用材料做出了两个可爱的小玩偶,是两人缩小的样子,手牵手地被放在了小书柜里。

第601轮。
他们在对方脸上肆意画画,浪费了那一轮的所有墨水。

第618轮。
他们从角落里搜出了好几套中世纪样式的大蓬裙,暗搓搓的准备在自己的回合给对方穿上。

第653轮,
第694轮,
第732轮,
……

工房似乎接受了他们的臣服,对他们比较符合“要求”的任何举动都无反应,甚至连肩并肩坐在小书架里挡住了皮革笔记的小玩偶都选择了无视。

也挺好的不是吗?不用在外奔波,不用躲家里的眼线,不用随时准备跑路,也不会感到疲惫,只需要与最爱的人待在一起。
这地方虽然小,但他们不愁找不到乐子。除了不能,也不需要吃东西,每次相处的时间有些短以外,似乎没什么不好的。

……是吗?

柱间能发现,斑愿意呆在这儿完全是因为不想再失去他,柱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
然而他和斑都不是会安于现状的人,不会乖乖待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任人宰割。

他向往自由,斑亦是如此。

第753轮。

在柱间离开后斑没有急着去制作人偶。他在小房间里溜达了一圈回到原地才慢悠悠地走向壁炉。

说慢悠悠似乎也不准确。斑的每一步都踩得很标准,或者说过于标准。每一步,都是脚跟先着地,再让脚底缓缓地完全地贴上地面,再从脚后跟缓缓上提,直到只有鞋尖沾地。另一只脚也是如此,看着会让人想起沉重碾过地面的压路机。

他在心里盘算着柱间的习性和思考方式,知道走到小书架前才停下,转而盯着并肩携手坐在上面的小玩偶。它们刚好可以挡住放在里面的笔记,要拿笔记必须先把其挪开,但两人没有一个嫌麻烦。

那是他们照着对方样子做出来的,将对方的特点表现得淋漓精致。
他们了解对方如同了解自己。
所以斑便能发现柱间心里藏着事。柱间不会死心,他也不会,只是他尚且没有过多的表现与行动,而柱间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试验。

柱间,你想到什么了么?
这样问柱间是不会有结果的,于是斑干脆做了点小手脚,也就是碰碰运气,结果……

斑小心翼翼地把玩偶们同是取出,透过炉火仔细地观察着将两个小人的手连在一起的棉线,发现他夹的小东西不见了,却在他脚边,在壁炉形成的一小片阴影里。

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表示对柱间做事毫不细心的不屑与无奈。斑将小玩偶放在一边,取出了书架里的笔记。

【柱斑】时间4~5

我讨厌考试_(:зゝ∠)_
但这不是我在斑斑生日当天虐他的他相方的原因
而且其实我虐的也不恨(相比其他让我哭的稀里哗啦的太太来说。。。)
我记得这篇本来是写给柱间的生贺啊。。。结果写到他相方生日都没写完_(:D)∠)_

算了不管了,宇宙无敌超级美丽可爱的斑斑生日快乐!!!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4.
第402轮。

斑在柱间怀中苏醒,两人站在地板上激烈地亲吻着,所有的喜悦与激动都糅杂在这个吻里,待到两人分开都是带着微的气喘和满满的喜悦,笑意呈现在嘴角与眼中。

不知道用了多久,他们俩才将人偶拆分的肢节分别组好塞进柜子里。躯干和头部因为体积略大,他们只好放弃。但以他们的“手艺”,短时间内雕出个符合要求的头颅也不是什么难事,何况他们还是两个人呢。

经过多次的实验,他们发现从小书架到壁炉前的一小块区域几乎不受工房的“管辖”,他们找到了工房的盲区,开始小心地一点一点地组装结构复杂的人偶肢节。

而终于,终于,他们成功了。现在他们只需要把人偶的头制作好组装起来,在柱间被迫离开后就能马上苏醒,那时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离开的方法。

斑和柱间紧紧地牵着彼此的手,正要转身时缺见斑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无色,表情定格在惊讶与不可置信上。
他的手变得冰冷,从柱间的手里滑脱,整个人如同断线的木偶一般向后栽倒。

“斑!”柱间一伸手却抓了个空,连忙往前扑将斑揽入自己怀中以免他摔伤。期间他听到噼里啪啦杂物倾砸下的声音,但他没工夫管这么多,他只知道斑出了什么问题。

“斑?斑!”

斑的体温像人偶一样冰冷刺骨,身体还是人类的身体,但不动的表情,没有任何力道的四肢,让他只像一个人偶。
不,不是像人偶,而是像……

死了一样。

“……斑?”柱间失了魂魄一般无力地跪坐在地上,垂着头只盯着斑毫无声息的躯体,眼神黯然空洞。

“啪嗒”,又是一件东西砸下,不是落在地上,而是像摔在了火堆里。

火堆里?

一股子焦糊味传来,唤醒了失神的柱间,他抬眼看向壁炉——两人辛苦了多少个轮回的成果成为了燃烧的材料,还另带上了那本被人偶肢节挤到角落的皮革笔记。

火舌舔上笔记的书页,柱间立刻有一种窒息感,全身的血夜好像都在被抽出,求生的本能使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扑到壁炉旁,不顾火焰高温将笔记抢救了出来,还好,损伤的不是很严重,除了……
斑的那一部分,被烧出了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一块。

5.
离第402轮结束还有三十分钟。

柱间拿着损伤的笔记不知所措,在壁炉里,木质的材料被烧得噼啪作响。

损坏了笔记就会死?
那凭什么他的那几页还在?凭什么斑就要死去?

若是这样,他为什么还要把这该死的笔记从火里救出?

柱间猛地把自己的“制作方法”撕扯下来,疯了一样地将其撕成碎片。碎纸纷纷扬扬地从空中散落,而他只有几秒的窒息感,但也随着纸张的自动复原而消失。

“……”

柱间趴伏在斑的身上,先是疯狂地大笑,笑声弱下来后渐渐成了压抑的呜咽,再到宣泄似的哭号。

凭什么?
凭什么他连自己的生死也无法决定?
凭什么他就要眼睁睁看着挚爱死去而无能为力?

他似乎是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发泄出去了,稍微冷静下来,手里紧抓着还带着……烧痕的笔记本?

或许他也没有变得冷静,他想要将笔记丢回壁炉里,他想和斑一起离去。
他刚要试试自己的想法,一道火光冲向他的方向,他下意识地抱着斑滚到地板的另一边躲开。

那团火,包括了木柴,包括了他们辛苦堆积的材料。现在,壁炉里空空如也,只有红砖上的碳黑证明之前火堆的存在。

火团的最终目标明显不是两人,它直直地超那突兀的帘子冲去,撞开了厚厚的红绒布,坠入深沉的黑暗。红绒布在虚空里飘荡两下,落回来时还带着丝丝火星,柱间算是知道红帘子上的烧痕从哪儿来的了。

他和斑不是第一对想逃出去的人,也不会是最后一对。
也不知之前的人是疯了还是死了。

柱间静静地搂着斑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直到吊钟拉长它的声响,让他化为流光消散。

这样也好,反正也不会有人再叫醒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