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叁

我想爱你啊

【柱斑】时间4~5

我讨厌考试_(:зゝ∠)_
但这不是我在斑斑生日当天虐他的他相方的原因
而且其实我虐的也不恨(相比其他让我哭的稀里哗啦的太太来说。。。)
我记得这篇本来是写给柱间的生贺啊。。。结果写到他相方生日都没写完_(:D)∠)_

算了不管了,宇宙无敌超级美丽可爱的斑斑生日快乐!!!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4.
第402轮。

斑在柱间怀中苏醒,两人站在地板上激烈地亲吻着,所有的喜悦与激动都糅杂在这个吻里,待到两人分开都是带着微的气喘和满满的喜悦,笑意呈现在嘴角与眼中。

不知道用了多久,他们俩才将人偶拆分的肢节分别组好塞进柜子里。躯干和头部因为体积略大,他们只好放弃。但以他们的“手艺”,短时间内雕出个符合要求的头颅也不是什么难事,何况他们还是两个人呢。

经过多次的实验,他们发现从小书架到壁炉前的一小块区域几乎不受工房的“管辖”,他们找到了工房的盲区,开始小心地一点一点地组装结构复杂的人偶肢节。

而终于,终于,他们成功了。现在他们只需要把人偶的头制作好组装起来,在柱间被迫离开后就能马上苏醒,那时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离开的方法。

斑和柱间紧紧地牵着彼此的手,正要转身时缺见斑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无色,表情定格在惊讶与不可置信上。
他的手变得冰冷,从柱间的手里滑脱,整个人如同断线的木偶一般向后栽倒。

“斑!”柱间一伸手却抓了个空,连忙往前扑将斑揽入自己怀中以免他摔伤。期间他听到噼里啪啦杂物倾砸下的声音,但他没工夫管这么多,他只知道斑出了什么问题。

“斑?斑!”

斑的体温像人偶一样冰冷刺骨,身体还是人类的身体,但不动的表情,没有任何力道的四肢,让他只像一个人偶。
不,不是像人偶,而是像……

死了一样。

“……斑?”柱间失了魂魄一般无力地跪坐在地上,垂着头只盯着斑毫无声息的躯体,眼神黯然空洞。

“啪嗒”,又是一件东西砸下,不是落在地上,而是像摔在了火堆里。

火堆里?

一股子焦糊味传来,唤醒了失神的柱间,他抬眼看向壁炉——两人辛苦了多少个轮回的成果成为了燃烧的材料,还另带上了那本被人偶肢节挤到角落的皮革笔记。

火舌舔上笔记的书页,柱间立刻有一种窒息感,全身的血夜好像都在被抽出,求生的本能使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扑到壁炉旁,不顾火焰高温将笔记抢救了出来,还好,损伤的不是很严重,除了……
斑的那一部分,被烧出了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一块。

5.
离第402轮结束还有三十分钟。

柱间拿着损伤的笔记不知所措,在壁炉里,木质的材料被烧得噼啪作响。

损坏了笔记就会死?
那凭什么他的那几页还在?凭什么斑就要死去?

若是这样,他为什么还要把这该死的笔记从火里救出?

柱间猛地把自己的“制作方法”撕扯下来,疯了一样地将其撕成碎片。碎纸纷纷扬扬地从空中散落,而他只有几秒的窒息感,但也随着纸张的自动复原而消失。

“……”

柱间趴伏在斑的身上,先是疯狂地大笑,笑声弱下来后渐渐成了压抑的呜咽,再到宣泄似的哭号。

凭什么?
凭什么他连自己的生死也无法决定?
凭什么他就要眼睁睁看着挚爱死去而无能为力?

他似乎是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发泄出去了,稍微冷静下来,手里紧抓着还带着……烧痕的笔记本?

或许他也没有变得冷静,他想要将笔记丢回壁炉里,他想和斑一起离去。
他刚要试试自己的想法,一道火光冲向他的方向,他下意识地抱着斑滚到地板的另一边躲开。

那团火,包括了木柴,包括了他们辛苦堆积的材料。现在,壁炉里空空如也,只有红砖上的碳黑证明之前火堆的存在。

火团的最终目标明显不是两人,它直直地超那突兀的帘子冲去,撞开了厚厚的红绒布,坠入深沉的黑暗。红绒布在虚空里飘荡两下,落回来时还带着丝丝火星,柱间算是知道红帘子上的烧痕从哪儿来的了。

他和斑不是第一对想逃出去的人,也不会是最后一对。
也不知之前的人是疯了还是死了。

柱间静静地搂着斑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直到吊钟拉长它的声响,让他化为流光消散。

这样也好,反正也不会有人再叫醒他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11)